移动版

骗子太多!又有上市公司中招 3.7亿或'血本无归'

发布时间:2019-07-01 14:37    来源媒体:金融界

又有上市公司被骗了,这次的金额还不小,涉嫌诈骗的合同金额高达3.7亿元!

一家原本是风电、大型水泵等设备的制造商,却干起了并非主营的纸浆贸易业务。而原本这项业务做得还算风生水起,但谁曾想,居然碰到了交易对手方的精心诈骗。

直到客户付不起订单款项,公司才猛然发现,从上游供货商、下游客户再到第三方客户的公司,实际控制人都是同一个人。

事情到底是怎么会回事?

子公司遭遇合同诈骗

业绩巨亏、账户被司法冻结、诉讼缠身,身处多事之秋的湘电股份(行情600416,诊股),如今又遇到了新的问题。

6月30日晚间,湘电股份公告称,近期得知,公司全资子公司湘电国际贸易(简称“湘电国贸”)与上海煦霖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上游供方,简称“上海煦霖”)及上海弘升纸业有限公司(下游需方,简称“上海弘升”)开展的多笔纸浆贸易业务中,国贸公司的交易相对方涉嫌合同诈骗。

公告显示,在上述三方关系中,湘电国贸处于贸易环节的中间方,主要从上游上海煦霖采购纸浆,然后交由第三方物流公司上海堃翔处,在下游客户上海弘升付款后,直接从物流公司仓库处取货。

原本多方打通的贸易环节,因客户的违约曝光了其中的“猫腻”。据了解,在湘电国贸发现客户发生逾期付款现象后,为了保证能按期支付银行信用证,准备将货品变现,但随后却发现物流方管理人员失联,无法保证完成货物变现。

经上海及湘潭警方查证,上海煦霖、上海弘升、上海堃翔的实际控制人均为同一人。目前上述实际控制人陈力钧涉嫌合同诈骗、信用证欺诈等违法犯罪行为,已主动投案,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业已正式立案侦查。

一笔多方合谋的诈骗,也无疑让上市公司湘电股份受到了直接的影响。据公告显示,上述涉嫌诈骗的合同总金额约为3.7亿元,均为远期信用证结算,其中目前已止付的信用证金额为3.2亿元,其余0.5亿元信用证金额将于2020年到期,到期后国贸公司将办理止付手续。

而根据国贸公司与上海堃翔签订的合同,存放于上海堃翔仓库的纸浆库存应为86000 吨,金额应为4.2亿元(仓库已被司法部门查封,暂无法估计实际的具体数量和金额);另外由于上海堃翔仓库的查封导致下游其他需方无法提取货物,可能会涉及到经济纠纷的合同金额约为1.9亿元。由于案件处于侦查阶段,所以具体损失金额暂无法确定。

另据了解,近期,国贸公司已向法院提起相关诉讼,以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由于上述合同涉及第三方等,国贸公司后续可能存在被诉、账户被冻结的风险。且国贸公司贸易业务的结算是通过公司授信担保额度开具信用证的方式进行结算,可能对公司的现金流产生一定影响。

湘电股份公告表示,目前,公司已成立贸易风险处置工作组,加强对国贸公司的风险管控和化解,拟采取诉讼、仲裁等方式维权,尽量减少其对国贸公司以及公司业绩的不利影响。同时,公司将积极协助有关公安部门侦查案件,切实维护上市公司和投资者利益。

贸易业务风险曾被问询

值得注意的是,这次的贸易业务风险并非没有征兆。

2002年上市的湘电股份,公司主营业务为大中型交直流电机(含特种电机)、水泵、矿用采运设备(含特种车辆)和城市轨道交通车辆及电气成套设备的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有直流电机、直流牵引电机、特种电机、水泵等。

近几年来,湘电股份的业绩表现平平。2016年、2017年连续两年归母净利润为1.38亿元、0.91亿元。2018年,业绩突然出现巨亏,归母净利润亏损高达19.12亿元,同比降幅超过21倍,创下其上市以来年度亏损金额最高纪录。

与此同时,湘电股份近几年的主要精力还放在了并非主营业务的贸易业务上,这也让其子公司湘电国贸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

财务数据显示,2016至2018年公司贸易业务收入分别为36.60亿元、40.58亿元、29.65亿元,占当年总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33.43%、41.81%、47.82%。2018年,湘电国贸实现净利润239.02万元,是湘电股份旗下少数盈利飘红的公司。

不过,连续三年贸易业务规模占据公司经营规模接近四成左右,也引来交易所的重点关注。在5月13日的年报问询函中,交易所要求说明公司补充披露贸易业务前五大客户的情况以及存在的关联关系,说明贸易业务与主营业务制造业是否存在协同效应,该项业务是否存在具体金融风险及可能对公司产生的影响。

然而还没有正式回复交易所问询函内容,子公司遭遇诈骗的事件就这么曝光了。

而除了合同诈骗之外,湘电股份子公司湘电国贸还因为合同纠纷遭遇账户司法冻结。6月25日,湘电股份公告称子公司子公司湘电国贸与苏州圆鸟贸易公司发生一起买卖合同纠纷案,苏州圆鸟以与湘电国贸及上市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为由,诉至张家港市人民法院,要求湘电股份对偿付7165.8万元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为财产保全,张家港市人民法院根据苏州圆鸟申请,将公司募集资金专户予以冻结,冻结金额为2435.14万元。

上市公司屡屡受骗

实际上,湘电股份子公司遭遇诈骗的事件并非孤例。近年来,不少上市公司频频爆出子公司合同诈骗、深陷违规骗局的情况,上市公司也成造假的受害方。

1、华业资本陷入百亿诈骗大案

2018年9月,华业资本公告称,子公司投资的应收账款出现逾期,追债小组去现场跟债务人出示协议时,发现该应收账款的债务协议是伪造的。据公告显示,该笔债权全部由公司二股东恒韵医药受让所得,应收账款存量规模高达101.89亿元。华业资本表示,恒韵医药存在涉嫌伪造印章,虚构与医院的应收账款债权交易的可能,公司存量应收账款将面临部分或全部无法收回的风险。

而随着百亿诈骗案件调查的深入,华业资本前董事兼总经理燕飞、前董事孙涛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一案也被一一揭出。据悉,目前恒韵医药实控人李仕林等人涉嫌犯罪案件,已由重庆市公安局立案侦查并由检察院作出批准逮捕决定,目前,案件正在侦查中。

6月28日,*st华业股票收盘价为0.99元/股,股价跌破面值,上市公司面临退市风险。

2、宁波东力(行情002164,诊股)21亿元并购“假货”子公司

去年8月,宁波动力公告称,其收购不久的子公司公司年富供应链法定代表人李文国及年富供应链高管团队涉嫌通过多家海外关联企业,侵占公司资金,与客户串通,财务造假,骗取公司股份及现金对价21.6亿元,骗取公司增资款2亿元,诱骗公司为年富供应链担保15亿元,致使公司遭受重大经济损失。随后,李文国等人被批准逮捕,子公司高管团队多人被公安机关取保候审。

受到案件影响,子公司司法纠纷缠身,上市公司宁波东力也受到影响。当年9月,宁波东力公告称,子公司年富供应链收到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及深圳国际仲裁院签发的应诉通知书和仲裁通知,建设银行(行情601939,诊股)要求其偿还2.15亿元和5965.0016万美元及利息。同时,深圳市天珑移动技术有限公司也要求其支付货款余额3360.2063万元和汇费差价。

据了解,当时年富供应链银行账户被冻结资金已达约5亿元,宁波东力和子公司及孙公司被累计冻结账户已达50户。2018年,宁波东力前三季度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118.58亿元,同比增长112.69%,亏损31.92亿元。

3、宜通世纪(行情300310,诊股)子公司7000万债务被隐瞒

2018年5月,上市公司宜通世纪发布《重大事项公告》,发现并购的子公司倍泰健康业绩补偿承诺方方炎林、李培勇违反协议约定,未经公司许可大额质押所持股票。而在当年6月,倍泰健康收到深圳仲裁委员会出具的《仲裁通知书》、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出具的《民事裁定书》,宜通世纪此时方得知其收购的子公司存在隐瞒债务7000万元。

2018年7月,上市公司宜通世纪发布公告称,公司子公司倍泰健康董事长方炎林及总经理李询涉嫌犯罪,已被立案侦查。方炎林、李询涉嫌对上市公司隐瞒债务、合同诈骗、非法占用倍泰健康资金和多次违规质押非法套取资金等违法行为。此前,宜通世纪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等方式购得上述子公司倍泰健康的100%股权,交易总价为10亿元。

2018年12月14日,宜通世纪收到广东证监局对方炎林、李培勇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决定。方炎林、李培勇违反《承诺函》中的公开承诺,未经公司许可,大额质押其持有的公司股票。广东证监局决定对方炎林、李培勇采取出具警示函的监管措施,责令方炎林、李培勇及时履行承诺,解除公司股份质押,并在解除股份质押后向广东证监局提交书面报告。

4、深桑达子公司买下3000吨“假钢”

同样因为贸易业务受损的还有上市公司深桑达A(行情000032,诊股)。2017年12月18日,深桑达A公告称,全资子公司深圳神彩物流与供应链环节的供应商公司无锡鑫辉行众佰物资展开的不锈钢钢材供应链业务中,交易对方存在合同诈骗,库存的钢材经鉴定均为假冒产品。公告显示,供应链业务形成的库存钢材3139.04吨,存货合同金额1.06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神彩物流的交易方公司本身存在不少问题。其中集盛金属此前就因提供钢材不符合要求而被起诉;无锡鑫辉行在2016年和2017年曾连续两年未按照规定报送年度报告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众佰物资曾因未按规定报送2015年度报告亦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从涉及的金额上看,此案对神彩物流以及深桑达A潜在的影响不小。2018年6月30日,神彩物流总资产为2.66亿元,净资产为8560.71万元。同期,深桑达A营业收入为7.37亿元,净利润为2537.38万元

5、天山生物(行情300313,诊股)收购标的遭遇诈骗危机

2018年,天山生物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大象广告96.21%股权,公司委托大象广告原董事长陈德宏担任大象广告执行董事、总经理,并选举陈德宏先生担任公司董事,且聘任其为公司副总经理,分管传媒业务。

2018年12月25日,天山生物发布公告,公司收到昌吉回族自治州公安局出具的《立案告知书》:天山生物收购的大象广告执行董事陈德宏涉嫌合同诈骗、资金挪用、违规担保等违法违规行为,被公安机关立为合同诈骗案。

业内人士看来,上市公司遭遇被骗成为受害者一方,但如果公司能够在确认交易项目前、并购资产之前,进行充分的尽职调查、风险管理和控制,并进行一定的预防机制设置,上市公司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避免此类诈骗事件的发生,或者将损失降低到最低。而部分上市公司在被骗多年后,才发现业务或者合同出现重大问题、甚至直接影响到母公司业绩,其实也反映了上市公司内部经营流程中出现的风控漏洞和管理疏漏。

而在法律人士看来,上市公司在经营过程中,遭遇犯罪分子、交易对手精心策划的骗局入套,并构成了重大损失,属于“黑天鹅”事件,投资者也只能自认损失。但是在经营过程中,上市公司如果因内幕交易、利益输送或者信息披露违规等导致的上市公司被骗、投资失败的情况,最终司法机关和监管部门介入并进行调查认定后,符合条件的投资者才可能就损失进行索赔。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